http://www.szlghsjx.com/

连续4年性侵十几岁少女!市值200亿公司高管被立案调查

还记得去年7月被曝出性丑闻的某家上市公司吗?半天蒸发300多亿市值,信息时代高管个人丑闻对上市公司股价的影响力,在当时一度让我们叹为观止。

时间才过去不到一年,在昨天(4月8日),就有媒体曝光了另一家上市公司高管涉嫌长期性侵十几岁少女,而被警方立案调查的消息。据澎湃新闻报道,烟台市某上市公司副总裁在2015年至2019年近4年时间里,持续对其“养女”兰儿进行性侵、暴力殴打和语言威胁。第一次被性侵时,受害女孩才刚刚年满14周岁。

媒体报道中的行径如此暴虐,不由让人追问这位“上市公司高管”究竟是谁?他所任职的企业又是哪家?此人今日在回应媒体时,还给出了另一种说法:他与兰儿从未以养父女关系相处,“自己不会触及法律底线”。

真相究竟是什么?4月9日上午,记者经多方核实,找到了这家市值高达200多亿元的上市公司杰瑞股份(SZ.002353),以及这位“分管法务工作”的副总裁。

这位涉嫌性侵未成年少女的高管,其执业律师身份曾遭微博用户“打假”。

持续性侵施暴4年,又一起公司丑闻?

当时间来到10个月后的2020年4月,另一起“性侵丑闻”再度袭击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这一次的故事情节,又将如何发展?

4月8日,澎湃新闻报道了山东省烟台市一家上市公司高管鲍某某的“丑闻”,称其涉嫌长期性侵、暴力殴打一名未成年少女兰儿,时间从2015年12月一直到2019年4月,延续整整3年零4个月。

报道还称,兰儿母亲因迷信认养父母能给孩子带来转运,在2015年9月将女儿“送养”给鲍某某。此后,鲍某某与兰儿以养父女名义相处,时常出入烟台市某公寓。

兰儿控诉,在2015年12月31日跨年夜这一天,鲍某某在他的老家天津对她进行第一次性侵。而后从2016年起,便一直将她控制在烟台市一家公寓内,期间强迫她观看恋童癖视频等不良内容,并对她进行语言威胁、暴力殴打和性侵。直到2019年4月在生理期发高烧仍被性侵和暴力殴打之后,兰儿才选择了报警。

第一次报警因“没有犯罪事实”被撤销案件后,兰儿多次自杀未遂,便又在2019年10月再度报警。第二次报警最终在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区分局获得立案侦办,该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决定立案侦查。

截至目前案件仍在侦办中,最终结果仍未可知。不过上述报道却已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昨日就有投资者表示困惑:这位高管究竟是谁?既然是此人涉嫌性侵案,为何上市公司没有发布公告?这家涉事企业到底是哪一家上市公司,这起事件会不会对投资者的利益造成重大损失?

4月9日上午,记者核实确认了涉事高管及其所在公司的身份。

涉案公司回应:不是董高监

一起长达3年又4个月的持续性侵案件,涉案的犯罪嫌疑人又是一名上市公司高管。昨天的媒体报道着实让不少投资者胆战心惊,也让人不由得提出疑问:他们究竟是谁?

从报道的内容来看,相关视频里透露出了不少可供追究的线索。譬如,这是一家烟台市的上市公司;从视频披露的工厂照片来看,公司的标志很有可能是红色。再结合鲍某某在该公司任职副总裁、分管法务工作等信息来看,找到这家公司的难度并不大。

查阅、对比相关资料后,记者发现,烟台市上市公司杰瑞股份,高度疑似是上述媒体报道涉及的“上市公司”。

涉事企业厂房照片与杰瑞股份厂房相似度很高

中兴通讯(SH.000063)2019年1月公开的一份管理层资料显示,该公司的一位独立非执行董事鲍毓明,“现任烟台杰瑞石油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一家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及其附属公司(合称“杰瑞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所谓烟台杰瑞石油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是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的杰瑞股份,其主营业务为油气田设备及技术工程服务。杰瑞股份于2月15日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9.32亿元,同比大涨50.81%;利润更是大涨118.04%至16.61亿元。截至目前,该公司的市值超过230亿元。

4月9日上午,记者多次拨打杰瑞股份董秘办、客服等联系电话均未拨通,而后该公司回应称:鲍毓明并非上市公司董高监,目前正在了解情况。

杰瑞股份的一纸回应,撇清了性侵事件的信披责任,但又给鲍毓明的身份蒙上了一层面纱。如果不是上市公司高管,那么此人又是谁?

不是高管,他所涉及的案件就不构成上市公司信披的条件了吗?

涉案人浮出水面,律师身份曾被质疑

根据《法人杂志》此前发布的一篇文章,鲍毓明是一位从外企回归民企的资深法律人士,同时持有中美两国的律师职业资格证,还是一家知名法学院的兼职研究员。

然而在这一系列的重磅身份背后,鲍毓明却并不是科班出身,其大学本科、硕士以及博士以及境外留学的经历,涉及的专业是材料科学与工程、管理科学与工程、计算机科学和工商管理。

在此前的一次微博论战中,鲍毓明的履历还曾被知名“打假斗士”质疑。他大约在2016年前后“回归民企”,起初担任杰瑞集团副总裁,主要分管该集团的法务工作。在2018年初的杰瑞集团首届法务体系年会上,“很少参加部门年会的集团董事长”孙伟杰还曾亲自莅临现场颁奖,对鲍毓明执掌的法务部工作给予高度评价。

杰瑞集团正是杰瑞股份的母公司,是一家主营业务遍及油气、电力和环保领域的大型跨国公司。

鲍毓明同时为中兴通讯独立非执行董事

2018年6月起,鲍毓明在A股上市公司中兴通讯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位。在领英名片上,他曾服务的客户还包括新闻集团、思科系统、谷歌公司等知名境外企业,以及中国联想、三元集团等知名企业。

截至目前,鲍毓明仍在杰瑞集团任职。性侵丑闻曝出后,今日上午他否认了相关说法,称“事情并不是像她(兰儿)说的那样,事情说起来话长,但我和她(兰儿)从来没有以‘养父女’的关系相处。公安机关也查过,知道我是清白的。”

根据今天下午烟台市芝罘区网信中心一名相关负责人的介绍,芝罘区公安分局已立案调查,正对案情进行核实。上述“清白”的说法,尚需得到调查结果佐证。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鲍毓明虽非上市公司高管,但却是其母公司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杰瑞股份是否应该披露其被立案调查的信息?

对此,北京国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丁丁律师创始人林小建分析称,互联网信息技术的普及使得管理层个人丑闻对公司治理的影响力大增,即使上市公司没有法定义务披露,也应该出于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原则,尽量主动披露相关的丑闻信息。

“既然是已经上市的公众公司,那就应该透明,应该保护投资者利益。”林律师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