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zlghsjx.com/

一个人的武汉驰援:没有桂冠,也不想做英雄

看了莫仁云的事迹,说实话,我的心里充满了对无名英雄的钦佩和致敬。

他是广西忻城县思练镇个体户医生,开了一家中医诊所。疫情期间,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他暂停了诊所营业。

武汉人正在遭受的苦难令他心神不宁。他是一个医生,对于病人有着天生的仁爱,救死扶伤,悬壶济世,那才是医生该做的事。自己的诊所营不了业,那就去武汉,去抗疫一线,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医者仁心尽可能地挽回病人的生命。何况,武汉,也真的需要医生。

她的妻子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武汉是疫区,很危险,哪里每天都有人感染,有人死亡,要是丈夫不幸感染了,那怎么办?那么多大医院的医生护士都有组织地前去驰援武汉,不论怎么也轮不到一个乡镇挂牌的个体中医前往一线吧?妻子不是对武汉冷漠,而是她对丈夫的爱太过炽热,为了丈夫,为了自己,为了他们这个小家,她不愿意丈夫千里迢迢去冒这个危险,这是一个女人对丈夫和家庭爱和责任的关切与表达。

但是,莫仁云要去,他自幼受家人教诲,做人要行善积德,无论如何也要到武汉去。

没有辞别,没有壮行,他一个人,胸怀责任,背负行囊,带着家人的牵挂和不舍,踏上了前往武汉的列车。

到武汉之后,他组建了自己的团队,负责40多个病人。他们采用了纯中医的治疗方法。尽管有人对这种疗法存有疑惑,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在他们的救治下,所有病人健康状况不断好转。经过一个月的努力,莫仁云顺利完成了救治任务。

在鄂隔离期满,莫仁云接受了两次核酸检测和肺部CT,结果均显示正常。之后,他乘坐火车返回了家乡。

没有辞行的专车服务,没有市民的夹道欢送,没有隆重的水门接机,没有媒体的特写报道,他不属于任何一家医院,任何一支医疗队,他只能悄悄地只身前来,然后,默默地孤身而往。

或许,在莫仁云看来,那些浮华的世俗表达并不重要,当初不听妻子的劝告选择来武汉,他可从来没有想过那些披戴鲜花的风光与荣耀。一个人是孤独了些,可他没有心里不平,因为,他以自己的医术和能力挽救了病人,慰藉了良心。

车站有人来接。五个人,分别是他的妻子和四位朋友,一束鲜花,四张红纸打印着欢迎标语,写着“欢迎凯旋”。

如此场面着实有些冷清寒酸,看上去却不像迎接英雄归来的样子。可就是这样简单的仪式,莫仁云都觉得愧不敢当。他说:

我这次到武汉做志愿者,只是带着一份医者的责任和一颗真诚救人的心,并没有想过要做什么大英雄。大家如此礼待我,我受之有愧,唯有感恩。以后,我会保持初心,国家任何时候需要我,我都将积极冲锋在前,尽我所能出一份力。

世道和平,生活安宁,我们不希望英雄辈出,有英雄,就有风险,有牺牲,就有亲人生死别离,家庭支离破碎。然而,疫情来袭,如果没有那些日夜奋战舍生忘死的平凡英雄,我们又如何能战胜病毒,挽救生命,如何能让疫情肆虐的苦难人间重新复原朗朗乾坤国泰民安?

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莫仁云就是英勇的孤胆英雄。与他一样奋战在武汉抗疫一线的人还有很多,如在湖北大中中医院做志愿者的安阳女护士刘晓会,不仅要承担病人的护理工作,还要做保洁,打扫病区卫生,做后勤,为病人送饭打水,甚至是做维修工,她只身一人,无单位无委派无后援,坚守50个日夜直至护理病患全部出院;如安徽小伙刘建汝在武汉做志愿者,来之前签下遗体捐献协议,将生死置之度外,不顾父亲跪求,决然驰援武汉,在武汉,打扫卫生、搬运货物、送餐,什么都干,还捐出价值20万的物资。他们没有组织,没有保障,没有迎接,没有欢送,他们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将自己全部的力量和热血默默地奉献给武汉。

所有的褒奖都不足以表达对他们的敬意,所有的荣光都配不上他们孤独地迎难而上,因为,他们选择了一条一个人的驰援之路,那条路,既没有载誉而来的风光,也没有戴冠而归的荣耀,只有使命尽,良心安。